左耳東

专心搞难说文学‖

我很好勾搭的(๑•ั็ω•็ั๑)

人走茶凉(all珍架空文)

第四章


(一切皆虚构,勿上升真人)


  郑号锡知道自己父亲喜好男色,但他没想到金硕珍也被纳进了范围。


  但他不是那种可以为了别人,而放弃自己利益的人。他大可以直接和金硕珍说郑老爷收留他不是因为他们府上真的有工作给他,而是因为郑老爷的一己私欲。


  郑号锡一直勤勤恳恳地跟在郑老爷的后面是为了什么?不是真的想要被人称颂是活菩萨在世,而是想要稳固自己掌控整个郑家的权力。他只是郑老爷某房小妾的儿子而已,要不是正房所生的是个女儿,郑家还轮不到他来接手。


  于是,在金硕珍陪同郑老爷一路谈笑风生的时候,他也只是默默地走在一边听着,一句话不说,直到下人急匆匆地跑过来凑到郑老爷耳边说了什么,郑老爷才回过头来,对郑号锡说:“我还有点急事,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又转头朝金硕珍笑笑:“那我就先走一步,你和号锡好好聊聊吧,让他给你安排一下。”


郑号锡又和金硕珍聊了一会儿,一直送到门口,本来想叫马车送他,金硕珍却一再拒绝:“我知道,其实郑家也没什么理由留下我,只是郑老爷和郑少爷您们心善,我已经很感恩戴德了。不能再麻烦郑家了。”


郑号锡听他这样说,也不好再强迫他,答应了。


金硕珍没走几步,郑号锡又急匆匆地叫住了他。


“等等!我忘了一件事。”


“怎么了?”


“郑家有一处偏院,离这里不远,已经很久没人住了,我刚刚想到,你的住处离这里太远,每天来回往返这里着实不太方便,我想着,你不是还有几个弟弟嘛,一起搬过来住,既方便你来这里工作,又方便你照顾他们。”


“这,这怎么能行呢,真的不好意思再麻烦您了……”


  “这不算麻烦,反正这些屋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把它利用起来,”郑号锡看了一眼金硕珍,看他有些动摇,又补上一句,“如果你真的觉得不好意思白住的话,那就每月从你的薪水里减去一些,当做租金不就行了?”


  金硕珍真的被郑号锡说动了,他求郑家给自己这份工作就是为了几个弟弟。自己现在的住处对于弟弟们的成长真的没什么好处。房子有几处漏雨,门也关不实,窗户也没有好的油纸糊,现在天气也渐渐冷了,晚上睡觉,总有风漏进来。金南俊已经出现了痛风的现象,一到阴雨天气,膝盖就痛,虽然他不说,但自己也时常看到他偷偷躲在一边揉膝盖。另外两个弟弟也时不时的感冒。


  现在有这个机会……


  金硕珍犹豫了一会,终于开口。


“好,那每月租金就请从我的薪水当中扣除吧。”


    郑号锡一听说动了他,立马就拉着他往回走。


  “那就跟我去看看吧!”


  “我,我还是先回去吧,弟弟们还在等我呢。”金硕珍还是想回去和弟弟们商量一下。


  但是郑号锡的态度不容拒绝,他立刻板住了脸:“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属于我郑家的人,我的话你是准备不听了吗?这事容不得你随便拒绝,现在立刻,马上跟我走。”说完不顾金硕珍,转身就走。


  金硕珍没有办法,想想自己确实有点任性了,都没有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拒绝郑号锡的权利,怎么有胆量去拒绝他的要求呢,更何况这些都是他的好意。


  

  郑家的那处偏院确实离得很近,没一刻钟的路程。郑号锡拿出钥匙打开锁,院子挺大,好像常有人来打扫,一眼看上去特别整洁,路的两边栽了几棵桂树。郑号锡领着金硕珍往前面走去,又打开了正屋,中间是中堂,上面供着一尊菩萨像。又往里走去,来到了后院,后院有三间屋子。


  郑号锡指着这几间屋子回头说道:“这里就是卧室了,你们可以住,刚刚前院有一间书房,就在正屋旁边,厨房就在书房对面。”


  金硕珍根本就顾不得回答郑号锡的话,他心里一直在感叹这座屋子太大了,也很别致,不知道为什么郑家不用而是把它荒废在这里。


  “好了,了解了吧?”


  “嗯嗯!”金硕珍胡乱的点点头。


    “那好,”郑号锡掏出那把钥匙放在金硕珍手上,“那这把钥匙就交给你了,好好保管。”


  “可,可是……”金硕珍有点不敢拿那把钥匙。


  “嗯?”郑号锡看着金硕珍一脸窘迫的样子有点不明白,不一会儿就懂了。


  “放心,租金不会收你太多的,况且,你不来住,这里就荒废了,不如给你住,还不会浪费掉这点资源。”


  金硕珍一听郑号锡戳破了自己,脸更红了,不过他庆幸郑号锡亲自开口,不然自己真的不好意思问。


  “谢谢郑少爷。”


  “天有点晚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


  金硕珍刚要开口拒绝,郑号锡就转过头来指着他说:“哎,这次不许再拒绝了。”


  金硕珍无奈,只好同意。


  

 回到住处,远远地就看到金南俊站在门口等着了,见他下了马车,连忙凑到自己跟前:“硕珍哥,怎么回来这么迟啊?”


  金硕珍揉揉他的头发,笑着跟他说:“嗯,郑家公子呢留我去看了一间院子,你猜猜看是要干什么的?”


  金南俊疑惑的看着他,又摇摇头:“不知道唉,难道你的工作是去打扫院子的吗?”


  “不是啊!”金硕珍气得轻拍了一下金南俊的头,“你把哥给看太菜了吧?”


  他笑笑,又搂紧了金南俊往屋子里走:“我们以后啊,就不住在这里了。带你们搬去更大更好的屋子里住。”


  金泰亨和朴智旻刚刚迎出来,听到这句话,高兴地跑上前抱住了金硕珍。


  “是真的吗?我们以后能睡觉不会吹冷风了吗?屋子也不会漏雨了吗?”


  “是,我们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金硕珍被安排在郑家做一些杂事,活也不累,郑家给的薪资也还不错,足够整个家庭的日常支出,虽然没什么富余,但几个弟弟也越来越健康了。


  只是,人在物质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就会开始追求精神上的满足,金硕珍发现金南俊越来越喜欢看书。


  去菜市场的途中有一间学堂,每次和他去买菜,总能感觉到金南俊对这间学堂的恋恋不舍,有好几次他差点就走了进去,全被金硕珍拉回来。


  金硕珍知道他对学习的渴望,但是学堂的学费太高,自己还没有能力送他去念书,只好每次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依旧同他扯些别的不相关的事情糊弄过去。


  没过多久,金硕珍同金南俊买完菜回来,就看到金泰亨和朴智旻气冲冲的跑过来,拉着金硕珍就往屋子里去。


  “硕珍哥!今天逮到一个小偷,他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跑来偷走晒在院子里的萝卜吃!”


  这是金硕珍第一次见到田柾国的样子。被朴智旻用手指着的时候,他吓得躲在墙角,头低着,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根咬了一半的萝卜,嘴里一直念叨着“我没有偷!我实在太饿了。”


  金硕珍看着这个场景,着实心疼,这个小孩八成是逃荒来的。


  “没事,别怕。”金硕珍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你叫什么名字呀?”


  那小孩这才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望着他:“我,我叫田柾国,我实在太饿了,所以,看到吃的就忍不住拿了。”


  “你父母呢?”金硕珍靠近他,摸摸他的头。


   田柾国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有一次睡觉醒过来,他们就不见了。”


  金硕珍有些心疼的抱住他,他想到了当初的金南俊。


  “那,要不要跟哥哥过啊?你看,这里有好多哥哥陪着你呢。”


——TBC——


人走茶凉(all珍架空文)

第三章


“真的吗?”


朴智旻听说金硕珍可能会有一份工作,却丝毫没有一点高兴的情绪:“所以,你就是为了这份工作伤到脚了吗?”


“哎呀!智旻啊,好啦!珍哥不是也回来了吗?不用再担心啦!看你这个样子,还以为珍哥欠了你钱呢!”

金泰亨一把揽过朴智旻的肩膀,把他扣紧在怀里捂住他的眼睛。


“不许你用这个眼神看着我哥。走吧,去拿碗筷,我都快饿死了!”说着把他拉走了,留金南俊一人照顾金硕珍。


金南俊看他衣服上到处是灰,尤其膝盖那里特别明显,手上也有擦伤。


“哥你那个时候是不是摔倒了?”他起身去拿了干净的衣服来。


“是嘛?都被你看到了。”金硕珍低头拍了拍身上的灰。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多嘛!肯定要挤来挤去的了,我就,就不小心被谁给推倒了。哎呀,反正,挺倒霉的。”金硕珍有点心虚,他不好意思让金南俊知道自己今天发生的事。


“是吗?”金南俊也没多说什么,放好干净衣服伸手就要解金硕珍的腰带,金硕珍吓了一跳,连忙抱着胸缩成一团,哪晓得碰到了手上的伤口,腿也碰到了桌脚,疼得他直叫。


“啊啊啊啊!你干什么啊?”


“给你换衣服啊!”


“你放那,不用你来,我会换。”


“你手都伤了,怎么换啊?不疼吗?”金南俊有些心疼的看着他的手,“唉,要是我跟你一起去就好了,有我保护你,就不会有人把你推倒了。”


金硕珍听了这话笑了。什么啊小屁孩,才多大点点,就想着要保护人了。


“哎,南俊能这么想,哥就很满足啦!有这么个弟弟替我着想还真是幸福呢!以后呢,我想着你跟我讲的这句话,就会有满满的能量赚一份口粮养活你们了。”


金硕珍看着南俊依旧低着头绞着手指头,他忍着疼痛揉了揉他的头发。


“哎呀好啦好啦!你快去帮帮两个弟弟吧,怎么拿个碗都能拿到现在?告诉他们我快饿死啦!”


话音刚落,金泰亨就笑嘻嘻地抱着几个碗过来了,后边智旻提着饭盒也进来了,他依旧紧绷着一张脸,走到金硕珍跟前,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被金泰亨一把捂住嘴。


“什么都别说了,快点快点。”


朴智旻这才像颗蔫了吧唧的白菜,整个表情都垮了下来。


金硕珍和他俩生活久了,知道朴智旻这样子只是担心自己而已,他拉着朴智旻的手晃着,说:“好啦!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受伤啦!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就原谅哥这次好不好?”


“哼哼,还敢有下次吗?”朴智旻的精神稍微恢复了些,他握住金硕珍的手把它展开来,轻轻的吹了口气。


“其实不该让哥去的,我们也是要吃饭的不是吗?为什么只有哥一个人去受罪呢?”朴智旻说着说着,就把头埋进了金硕珍怀里,不一会儿就抽噎起来。平时机灵的金泰亨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站在旁边望着他们。


“行啦!是个男子汉就别哭。”


金南俊上前把朴智旻拉到桌子边,然后又盛了一碗粥端给金硕珍。


“做个男子汉才能保护珍哥不是吗?”



这几天的饭都是郑府按时送来的,免去了金硕珍和几个孩子再出去寻食,倒也省了些事,他的脚伤也好的快些,不过四五天,就好得差不多了。倒是金硕珍总觉得有些愧疚,觉得麻烦了郑号锡。


“觉得麻烦了我的话,等下就在我父亲面前好好争取一下,就算是报答了。”郑号锡说道。


“嗯,我会努力的!”算是被养了几天,金硕珍的精气神也同往常不一样了,脸上也有了些气色。


“哈哈,还没见到我父亲呢!看来你很有信心啊!”郑号锡被他说话的语气逗笑了。


金硕珍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也不是,只是这是改变命运的一次时机,怎么说都得去争取一下的,要不是郑公子的一颗善心,我又怎么能得到这个机会呢?”


说着朝着郑号锡鞠了一躬。


“哎!使不得使不得。”郑号锡连忙去扶他,“我也不过是信佛,怕遭报应罢了。”


时间有点久,在金硕珍迷迷瞪瞪的快要要睡着的时候,听见马夫说了一句“到了”,顿时清醒过来。


等下了马车,又被郑府的恢弘阔气也吓到了。他从前以为自己家算是很大的了,可没想到郑家家底如此厚实。


他愣在了原地,直到郑号锡推了推他:“看什么呢?不进去吗?”他这才反应过来。


“哦哦。”


进了大门,跟在郑号锡后面走着。府里的下人见到郑号锡都停下来叫一声“大少爷”,郑号锡还没怎么的,金硕珍倒是先犯难起来。


不知道郑老爷的要求高不高,会不会看不上自己啊?

他看了下人们的衣服,又低头瞅了瞅自己身上的破褂子,顿时觉得自己与整个郑府格格不入。


“郑老爷呢?”走进大厅,郑号锡问。


“老爷去了后院,同闵家老爷下棋子儿呢!”


郑号锡一听,转身同金硕珍讲一句“走吧”,又摆摆手让下人不要跟着了,领着金硕珍去了后院。


郑号锡和金硕珍走到后院凉亭前,两个老爷的棋刚巧下完。闵老爷看着郑号锡像是有什么事要说一样,连忙站起身同郑老爷作别。


“就在此留步吧。”


“慢走不送。”郑号锡领着金硕珍站到一旁,等闵老爷经过时他鞠了一躬,直到他走后才上前。


“父亲。”他转身把金硕珍拉到父亲面前,“这个就是我前几天同你说的人,您看能不能留在我们府上?”


郑老爷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水,没搭话。金硕珍看了看旁边的郑号锡,见他依旧保持弯腰的姿势,也慌忙低下头来。


郑老爷看着还算年轻,但是身上有一种很强的气场。金硕珍还没走到郑老爷跟前时,心里就直犯怵。他朝郑老爷鞠了一躬,刚想开口,就听他清清冷冷的说一句:“站过来。”


他又抬头望了望郑号锡,郑号锡抬眼示意他过去,他才走向前。


“郑老爷。”他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老爷。


郑老爷先是抬头仔仔细细的端详着他的脸,随后又站起身来,背着手绕着他慢慢的走了一圈。


金硕珍紧张的不行,他不知道郑老爷在看什么,他又害怕自己得不到被留下的允许,如果不能留下,他之后该怎么办呢?一时间,他想了很多,他停不住想象。在听到郑老爷喉咙里发出了一点声音的时候,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嗯,行,就留下吧。”


金硕珍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郑老爷挥挥手又坐了回去继续品茶。郑号锡得到允许之后,又鞠了一躬,带着金硕珍退了下去。


“号锡。”


还没走几步,就听郑老爷把郑号锡喊了回去。郑号锡让金硕珍站在原地,回头走到郑老爷面前。


“这孩子,我听说他家里还有几个弟弟?”


“是。”


郑老爷又沉默半晌。


“他年纪还有点小,再等等的吧。在他成年之前,就让他干些杂活吧。”


郑号锡有些吃惊,他突然明白父亲把他留下是什么原因了。


“父亲,这,这……”


“怎么?”郑老爷看他一脸惊讶的样子,笑了一声,“你以为我真的是招他来做事的?哼,府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空闲的工作让他做了,我只不过花钱养一个能供我玩乐的人而已。”


“走吧走吧!”郑老爷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哎呦!坐久了,还有点累了。反正也没什么事了,就,陪你们走走吧?”


——TBC——



神说

金南俊×金硕珍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睡不着,就把之前的写了一小半的文拿出来写了

OOC有,金硕珍被qj预警       此处✘注意避雷✘         【虽然本章没有,以后章节也没有,更不会有具体文字描述(毕竟是清水文,我不会h文)】

以上

——————————————

第一日

神父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一个漂亮的男孩。

金南俊侧着眼好奇的望着不远处的几个男孩在兴奋地说着什么,他很想加入他们,但又不敢,只好故意从地上拾了根长树枝,低着头慢慢悠悠假装不经意的经过他们旁边,竖起耳朵想听到些什么。

然而他什么也没有听到,男孩们在看到他走过来时就停止了讨论,抱着手臂好笑的看着他。

金南俊有些不知所措,他紧紧攥着手里的木枝,低着头面朝他们站着,好像在受什么训诫似的。

本来可以走掉的,他想。他后悔得直咬嘴上翘起来的死皮,干嘛非要巴巴地跑来听呢!现在好了吧?

气氛一度低到零点,金南俊心惊胆战的等着男孩们的冷嘲热讽,或者拳打脚踢。不过预想当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男孩们没一会儿就笑开了,其中一个男孩走到他面前勾住他的脖子,亲密的像是多年的老朋友,金南俊顿觉受宠若惊,不安里夹杂着些许惊喜。他听那男孩对他说:“小屁孩儿,想不想以后和我们一起玩儿啊?”

他忙不迭地点头,抬头满怀期待的看着男孩。

男孩回头朝其他几个男孩一扬眉,又凑近金南俊耳边说:“那这样好了,你知道前几天神父带回来的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吧?”

金南俊懵懵的点了点头,他是听村里的大人们说起过的,说是从北方逃荒来的孩子,与父母走散,幸运的得到了神父的施舍。神父心善,便把他带回来做了他的信徒。

不过,村里的人迷信,整天揣测着这个小孩的来历,他实在是太漂亮了,人们总觉得他的身份不明不白,怕是什么遭天谴的妖物。

“你明天傍晚去把那个男孩带到村北头的废弃工厂地里去。”说完就听后面的几个人哄堂大笑。

“为什么?”金南俊有点不懂。

“哪那么多为什么?还想不想和我们玩了?”本来勾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人推了他一下,金南俊被唬住了,看他准备转身,急忙丢了木枝伸手拽住那人衣服:“是不是我把他叫过来你们就跟我玩儿了?”

那男孩听了这话哈哈一笑,摸摸金南俊的头,说:“还算聪明!记住,不可以告诉大人哦!”

金硕珍已经是第七次看到一个背着破烂书包的孩子站在教堂门口了。他觉得有些好笑,那孩子不停地向教堂里面张望着什么,却又在自己出现的时候转身跑掉了,不一会儿,又跑回来,反反复复了好几次。

“你过来!”金硕珍最后实在忍不住,叫住了再一次转身的男孩。只见那孩子扭扭捏捏的站在原地,好半天才扬起头从嘴里蹦出了一句:“你才过来!”

金硕珍“噗嗤”一声笑了,问他:“你要是来祷告就进来,在外面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我才没有偷偷摸摸!我……我……”那男孩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后伸手指了指金硕珍,“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金硕珍惊讶的指了指自己,“我又不认得你。”

“我认得你。”金南俊紧紧攥着书包带,犹疑着走到金硕珍面前,“你今天,能不能,跟我去玩儿啊?”

金硕珍还是在来到这个镇上之后第一次被别人邀请喊去玩,有点兴奋。不过一会儿却又皱起眉头起来。

“不行啊,神父今天不在,我得在这照看着。”

“啊……”金南俊有些失望,他太着急着想要跑去那些男孩们面前邀功,在沉默片刻之后竟抽泣起来。

金硕珍慌了神,跑过去给他擦眼泪:“你哭什么呀!我明天,明天神父在家,明天再跟你去玩好不好?”

金南俊索性放声大哭。金硕珍无措地回头望了一眼坐在教堂里祷告的人们,企望有谁能来帮他处理一下这样的事,但是没有一个人转过身来。

他叹了一口气,最终说道:“好吧,但是,只能玩一会儿哦!神父回来要是看到我不在,会罚我的。”

金南俊这才渐渐地止住了眼泪,伸手拉住金硕珍的小尾指,朝着废弃工厂地走去。

“我跟你说,那里可好玩了。”金南俊重复说着着那几个男孩子特地对他叮嘱的话,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个废弃工厂是个什么样的肮脏地方,“那里可以找到好多好多的宝贝,还、还有,有几个大哥哥也想跟你玩!”金南俊讲到这里,眼睛兴奋得直发光,原本还有点害怕的心顿时被更加轻快的步伐取代,他已经看到那几个男生站在不远处等着了。

“看,他们在那里!”他顾不上金硕珍开始有点不太情愿的放慢了的速度,依旧紧拉着他的手直奔到那几个男孩面前,像是向他们炫耀他的行动能力。

那几个男孩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看到金南俊带着金硕珍奔来的时候,满意的相互对视一笑,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早早地迎上去了。

“怎么现在才来?哥几个等急死了都。”领头的一个男孩抱怨道,随手搂上了金硕珍的肩膀。后面跟上来的另外几个男孩也围上来,其中一个人拍开金南俊的手,把他挤到了一边。

“你做的可以啊金南俊。行了,你就站在门口给我们望望风,我们进去陪这位可人儿玩玩,哈哈!”说着,就带着金硕珍往里走。

金硕珍从他们围上来的时候就开始慌了神,眼看着就要被他们拉进去,他内心极度恐惧,好像预知到了什么一样,挣扎着要逃走,可他的力气哪有他们的力气大呢,逃脱失败。

他回头朝着金南俊喊着要他来替他解围,可是当时的金南俊却在生着他的气,气他抢夺了自己和那几个男孩玩的机会,于是对他的求救也就充耳不闻,权当没有听见,气鼓鼓地看着金硕珍就这么的被拉进了黑暗处。

《人走茶凉》是在lof的存档,实际是在微博站子更新哒!虽然问过站长允许自己在lof再发一遍了,但是怎么感觉还是有点瑟瑟发抖?👀唉,我的文光有点赞推荐,但是我最希望有的还是评论👀这个应该是所有写文的人的愿望了叭😂大概真的是自己写的不成熟,加油加油叭!

人走茶凉(all珍架空系列文)

第二章

郑号锡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转过身,便看到金硕珍站在他身后。

“怎么了?”

金硕珍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我就是想,也不能白吃食,况且家里几个弟弟也需要养活,不能成天只靠着这些来救济,所以……”金硕珍抬头看着郑号锡,“所以,郑公子府上可以招我做工吗?”

郑号锡看着他,好一会儿都没说话,金硕珍站得久了,手心都因为太紧张,出了一层油腻腻的汗来。金硕珍本想说自己什么都能干,也不是想要多少银子,只要能让他和弟弟们有口饭吃,就算一天只有一顿都没关系的。但是又见他一声不吭,金硕珍顿时泄了气,到嘴的话全都给咽进了肚子里,心想大概也是没戏了。也是,饥荒年代,谁都没得吃,郑家能出来施舍他们这些人一口饭就该感恩戴德的了,怎么能得寸进尺,硬生生地求他给自己一个归处呢?

“啊,是我太唐突了,对不起!”金硕珍朝着郑号锡鞠了一躬,“总之,非常感谢郑公子的救命之恩,如若得幸能留一条命再见到郑公子,定会涌泉相报!”

说完转身便走。他走得飞快,郑号锡都没来得及叫住他。他手里拎着的食盒盖子没盖牢,随着他动作的加快差点颠飞掉。

郑号锡盯着金硕珍的背影沉默了一会,随后对身边的随从说:“你找人备一下马车,之后跟上我。”说完就追出去了。

金硕珍走得太急,满脑子都是刚刚的窘迫感,却一不留神,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个嘴啃泥,食盒滚到了一边,里面的粥撒了一地。他刚想爬起来,就感到脚踝处一阵刺痛。

眼泪顿时争先恐后地涌了上来,干嘛那么多事呢?他想,要不是自己贪得无厌,也不会平白的叫这最后一点希望给糟蹋了!这下该怎么办?弟弟们早该饿了吧?

想到这里,他还是强忍着脚上的疼痛站起来,拾起了地上的食盒,不管怎么样,还得为了弟弟们继续生存下去。

“等等!”

身后好像有人在叫他,金硕珍慢慢回过身,是郑号锡。

“怎,怎么了?”金硕珍有些疑惑,郑号锡为什么会追上来?他不是对自己说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吗?现在为什么又为了自己一直追到这里来呢?难道,难道是为了要回食盒吗?

金硕珍看了看手里的食盒,忽然觉得惋惜,郑号锡不辞辛苦的大老远追过来,不是为了答应自己的请求,而是为了这个食盒,想必这样东西在他心里还是很有价值的。可惜了,还想着家里多了个容器,以后可以多储存些食物了。

郑号锡走到金硕珍的面前,发现他正对着那个自己给他的食盒唉声叹气呢!他忽然觉得金硕珍有点点可爱,不由自主地就笑出了声。金硕珍听见他笑,抬起了头,把食盒递给他,一脸的愧疚:“不好意思郑公子,这个,我也不是故意想摔它的。它现在就脏了点,您拿回去叫人洗洗就行了,我也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赔偿给您了,实在不行,我给您带回去洗洗,明儿再拿来还您?”

“谁说我要的是这个食盒?”郑号锡推回金硕珍伸过来的手,“我追来是为了你说的那件事。”

“我说的什……什,什么?!”金硕珍后知后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到了,“您是说,您同意啦?”

“算是吧,只不过家里是我父亲做主,我可以带你去给他看看。”

金硕珍高兴得想要跪下道谢,却一时忘了自己脚上的伤,没稳住差点又跌倒在地,幸而郑号锡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揽进怀里。

“你没事吧?”郑号锡关切的语气却让金硕珍红了脸,想要挣脱,却因为脚伤没能如愿。

“没事。就是脚扭了。”

“脚扭了吗?”郑号锡扶正金硕珍的身体,蹲下去查看他的脚踝,“应该没什么大碍,等等我的马车到了,车上有些我常备的药,可以帮你上些药,然后送你回去。”

“可,可是……”金硕珍听他要送他回去,心里害怕他反悔不给自己机会去郑府,有些急了,“我脚不疼,我可以先去公子府上……”

郑号锡起初对他的话不明所以,随即明白过来。

“放心,我既然同意带你去,就决不食言,只不过你现在这个状态,不是去府上的好时机,万一父亲见你行动不便,不同意你的请求呢?”郑号锡看他面容有些松动,又说:“况且你已经耽误了好些时辰,你不是说家里的几个弟弟正饿着吗?该早些把粥送回去才是。等车来了,我叫人再送一份粥来。”

一说到弟弟,金硕珍就动容了,又有些不太好意思。
“今天真的是太麻烦郑公子了。”

“没事,顺手帮忙而已。”

正说着,马车就到了。郑号锡一把将金硕珍抱起,登上了马车。

金硕珍受宠若惊,他没想到郑号锡会为了他这样做,自己本就有断袖之癖,郑号锡的一连串的动作都让他心生好感。但他也知道尊卑有别,绝不僭越。

郑号锡先是遣人回去再拿些粥来,随后又给金硕珍上了药,边上药边说:“虽说没什么大碍,但也得歇上几日方能走动。你不用担心,这几天我会派人过来给你们送上吃的,等你脚伤好些,我再来接你去府上见见我父亲。”

金硕珍听了这话有些惶恐:“不用麻烦了!郑公子告诉我府上位置,我自己去就行,怎么好意思一直麻烦您呢?是我有求于您。”

郑号锡抬眼看他,随后又低下头来给他包扎:“不行。”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不容人拒绝。

等到了金硕珍他们的住处,金硕珍远远的就望到了金南俊站在门口张望。金硕珍下车时,郑号锡又准备亲自抱他下去,被金硕珍拒绝了,他也没再强求,只是让车夫扶着点他下去。

等他站稳,又让人把食盒递给他,说了句过几日我再来,便走了。

金南俊见金硕珍受了伤,连忙上去扶他:“哥你遇到什么事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智旻和泰亨都快急死了。我们还想着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去找你了。”
金硕珍听他这样说,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瞬时沉下来。

“以后你要保护好弟弟们,不能让他们乱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让我怎么办?”

“是。”

正巧金泰亨和朴智旻听到金硕珍的声音,赶出来迎他,听他这样说,都抱住他不放。

“怎么会嘛硕珍哥!我们绝对不会让你担心的。”

“小心点,”金南俊怕两个弟弟不知轻重,又伤了金硕珍,连忙护住了他,“硕珍哥脚受伤了。”

“什么?怎么回事啊?”朴智旻松开手,看金硕珍走路都走不稳,脸色一沉。

“没事啦!”金硕珍最怕朴智旻这样,“等下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尕苊发消息来告诉我我才看到😭虽然只有几个人回复,但是真滴好幸福!😊有一个人留言我都会觉得有写下去的动力!之后也一定加油↖(^ω^)↗

脑洞都在脑海里每天都过了好几遍,但是,最近忙着考试,也没啥时间写😭(会不会是我太懒?)就再等等吧,虽然文笔有待提高,脑洞也没有那些大大们的清奇有滋味儿,我也得把自己的脑洞全写出来😂

人走茶凉(all珍系列文‖架空)

第一章  

 金南俊唯一能记起来的就是在他晕倒前金硕珍伸过来的那双手。

 金硕珍看着不远处正蹲着磨米糠的金南俊,依旧觉得难以置信:“你真的忘了你之前的事了吗?”

   金南俊听他这样问,转头眨巴着眼睛,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金硕珍微微蹙眉,这有点不太好办啊!现在正闹饥荒,自己还有金泰亨和朴智旻两个弟弟需要养活,本来就没有多少吃的,现在若多了一个金南俊,他们的生活便会更显拮据,金南俊手里磨着的正是他们的最后一点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要不要把他留下呢?还是就直接打发他走?

“阿珍哥哥,阿珍哥哥!”正想着,金泰亨和朴智旻两个人跑到金硕珍面前攥着他的衣角晃来晃去。

“哥!”金泰亨首先松开手,直接扳过金硕珍的身子,捧住他的脸,狠狠地亲上一口,“好几个时辰没见到哥了,好想你啊!”而朴智旻依旧没有松手,只是撇过头紧紧地盯着金南俊看,像是要把人盯穿似的。

金南俊被盯得不自在了,放下手里的活站起身来,紧张的抿着嘴,又把手放在衣服上使劲蹭了蹭。

金泰亨也发现了金南俊,好奇地指着他问:“怎么多了一个人呀?”

金硕珍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就听朴智旻说:“不会是过来和我们抢食的吧?那我们自己也没得吃了呀!”语气生硬,又带着点孩子气般的警惕。

金硕珍又开始犹豫了,朴智旻说的对,在都不能保证自己温饱的情况下,如果贸然的去收留,无疑是增加了负担,若是自己一个人过活倒也是无所谓,可是他还有两个弟弟......

一时间,平日里做什么事都很决断的金硕珍却不知道怎么办了:总得考虑到弟弟们的想法啊!

金南俊看着金硕珍迟疑的模样,咬了咬起了死皮的嘴唇,然后蹲下把刚刚磨得半半拉拉的米糠小心翼翼的举到金硕珍面前。

“阿珍哥哥,我什么都会做的,你看,这个米糠我都快磨好了,我也会煮饭,会锄地,饭也吃的不多的,我的胃口很小的!真的!哥哥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说着又眨了眨眼睛,不一会儿,眼眶里就蓄满了泪水,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

金硕珍看着金南俊可怜巴巴的样子,最终还是狠不下心来,一把把他揽进怀里,胡乱摸了摸头。

“不会赶你走的,没人敢这样做,别哭了。”

朴智旻听了这话,却一赌气,搡了金硕珍几下就跑进屋里了,任凭金硕珍怎么喊他他都不理睬。金泰亨嘻嘻一笑:“他保准又因为你的好心肠生气啦!没事没事,我去哄一哄他就不气啦!”说完也学着金硕珍摸了一把金南俊的头发,转身去追朴智旻了。

好在小孩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几日,朴智旻与金泰亨就和金南俊打成了一片,早把之前的事抛在脑后了。

金南俊就这么留了下来。

有这么一句话,说是人生在乱世,管你荣华富贵,总有你低头的一刻。

而此时此刻,这句话用在金硕珍身上,也算是应景了。

家里最后一点食物也吃完了,附近的野菜也早早被人挖尽了。金硕珍这个时候才有些后悔,当初挖这野菜的时候,就因为自己的一点善心,想着弟弟们还小也吃不了多少,自己省着点吃也能维持一段时间的,就把一大部分的野菜分给了一个老太太。他哪知道,这些个没什么营养的东西,正长着身体的弟弟们哪够吃呢!

金硕珍一大早起身就拎着竹篮出去寻食了。金南俊睡眠浅,金硕珍刚起身时,他就醒了,睡眼惺忪的跟在金硕珍后面,一直等到金硕珍准备出门,他才揉揉眼睛问:“硕珍哥哥,我要和你一起去。”

金硕珍蹲下捏捏他的脸蛋,轻声地说道:“不行呀南俊,你要是走了,弟弟们醒来之后找不到我们怎么办啊?你乖乖的待在家里,照顾弟弟们好不好?我过一会儿就回来啦!”

金南俊本来撅着小嘴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可又拗不过金硕珍,只好点点头。

“那你要快点回来哦!”

金硕珍走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野菜,或者其他什么可以用来充饥的东西。早上他是空着肚子出的门,现在饿得咕咕直叫。他想着就地歇一会儿,没想到屁股还没着地,就被人撞翻了。

他也没什么力气站起来了,就势一躺,那人以为自己撞伤了人,连忙上前扶他,嘴里连连说着对不起,说是自己实在是太饿了,正巧前边有处施粥摊,他听说了这事之后,便急急忙忙地跑来了,也没看清人,就这么撞上了。

金硕珍本来没心思去和那人理论,可一听他说有施粥摊,眼睛立马亮了,他紧紧握住那人的伸过来的手,抬头问到:“能不能,带我去那里啊?”

那人看金硕珍没事,也松了口气,连忙将人拉起来,说道:“就在前面,是隔壁镇上的郑家来着,郑家人心善,尤其是郑家的大公子郑号锡,所到之处,没人不说他是个活菩萨啊!唉,在这世上,还有多少像这样的好人啊!不夸张的说,这方圆百里,差不多都是靠郑家养活的。”

金硕珍听着那人的描述,想着郑家大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一路随着那人到了施粥摊前,已经有许多人排队等着了。

金硕珍也跟着排在了队伍里,起初想着不用再愁食物的时候精力满满,不一会儿,便发现周围的大都是些中老年人或者是没什么干活能力的小孩,很少有像他这样的少年人,他越来越不是滋味儿,总觉得等着别人施舍的他丢了颜面,脸红的发烫,好几次就要脱离队伍然后离开,靠自己的能力去寻些吃的,但一想到家里的几个弟弟正等着他呢,顿时又蔫巴下来,红着耳朵一路走到了摊位前。

“碗。”

对面人举着勺子问他,他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我……我没带碗来。”

“你没带碗怎么盛粥啊?”

面前的人有些咄咄逼人,金硕珍低下头望着空无一物的双手,觉得更没有什么脸面了,索性低着头走出了队伍外。

“那……那就不盛了。”

金硕珍转身就走,眼泪都蓄在了眼眶。他从来没觉得这么羞辱过,即使别人根本也没对他说了什么严重的话,但是自尊心让他觉得委屈。他本来也没想到郑家的人过来设施粥棚,只想着来看看能不能挖到些野菜吃,所以只带了一个竹篮子,而竹篮子在刚刚急匆匆地赶来的时候,也丢在了原地。

唉,想什么竹篮子呢,它又不能盛粥啊!

金硕珍现在就是觉得对不起几个弟弟,唉,这次本来可以让他们吃顿好的,现在全被自己的那颗自尊心给搅和了。

“等一下。”

金硕珍没走几步,便听见身后有人叫住他,他转过身,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拎着饭盒向他走来。

金硕珍看他穿着素朴,但看上去就是大户人家的装扮,他想起来时撞他的人跟他说的话,一瞬间便明白过来,想来这位便是那人口中的郑号锡郑公子了吧。

不过他喊我干什么呢?金硕珍虽然疑惑,但还是停下来恭恭敬敬的等着。

郑号锡走到他面前,把手里的饭盒递给他:“拿着吧,里面给你盛了粥,你带回去。”

“这……”金硕珍对这个意外来的食物求之不得,但又有些疑虑,迟迟没有伸手去接。

郑号锡大概看出了什么,笑了一声。

“我不知道你犹豫什么,但是看你有些急迫的样子,想必家里有什么人需要这些食物。你就拿着吧,我最近都会在这里,你有需要就来找我。”

说完,也没等金硕珍说什么,就把饭盒直接塞进他手里,转身就走了。

金硕珍看了看手里的饭盒,又看着郑号锡的背影,顿时觉得带他来的那人说得不错,确实是个好人。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心里的羞耻感依旧存在,他又看了一会儿不远处的郑号锡,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握紧了手里的饭盒,回头向郑号锡所在的方向走去。

人走茶凉(all珍系列文‖架空)

人物关系:

金硕珍,大户人家公子,因被父母发现有断袖之癖,赶出家门,身无分文,同年遇饥荒,后在郑府做事。

金泰亨,金硕珍同父异母的弟弟,哥哥被赶出家门时,偷偷卷走了家里的纹银,和哥哥一起逃走了。

朴智旻,家境贫穷,与金泰亨是朋友。因生得一副俊美的样貌,被父母卖去大户人家的老爷做小妾,后逃出,正遇上金家兄弟二人,于是一起结伴前行。

金南俊,饥荒时与父母兄妹分散,饿晕时被金硕珍救起,后一直与金硕珍等人生活。

郑号锡,官宦家族郑氏之子,视自己作为郑家长子的地位如命。

闵玧其,盐商之子,由于自己父亲的命令,与郑家结好,实质就是去贿赂郑家老爷。

田柾国,饥荒过去之后第二年,跑到金硕珍家院子里偷食的流浪儿,后为金硕珍所收留。

年龄差与现实年龄差无异

有相爱的人了

‖金泰亨×金硕珍
‖很惭愧,这篇由于时间的问题,被草草地对待了。并且我有点不太擅长甜文,写得不太好
‖感谢阅读🙏
————————————————————
  “金硕珍!”
  学校正在播放的广播里突然响起了这么一句。
“金硕珍我……”
  随后便是一阵刺耳的声音,夹杂着几句主播的呵斥。
  “金泰亨你有完没完?!”
  整个教室都开始沸腾起来,而作为事件主人公BH中学的高三年级学生金硕珍只是安静的坐在教室里写试卷,像是没听见一样。
  其实这件事不是一次两次的发生了,早在两个星期之前,这位名叫金泰亨的BH中学的高二年级学生就跑去了学校广播站对金硕珍进行了第一次的深情告白。
  “高三二班的金硕珍同学,你好,我是高二四班的金泰亨。你一定认识我,我就是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BH历史上最帅的帅哥之一。另一个就是你,嘿嘿!”
  金硕珍透过广播就能够深深地感受到金泰亨的傻里傻气。金泰亨说的不错,他是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但是BH学校历史上最帅的帅哥是什么鬼?在这个学校呆了两年多,还没听说过历史上还有这么个沙雕排名。
  金硕珍不为所动,静观其变。他倒要看看这位第一大帅哥在搞什么鬼。结果下一句就把他吓个半死。
  “金硕珍,你听好了!我这个全校第一大帅哥之一,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深思熟虑后,决定!我要追你!”
  what the fuck?!
 金硕珍觉得,这个自称是个全校第一大帅哥的名叫金泰亨的人,绝对是一个:
  大!傻!逼!
  

  “哎!阿珍!阿珍!”
  教室门口突然出现金泰亨的身影,他的一声喊,惹得班里的不论男生女生都捂着嘴议论。金硕珍本来对于金泰亨的出现无动于衷,但是过了不一会儿就开始受不了周围同学盯着他的炽热的目光,最终在这种目光的关注之下,走到教室门口拎着金泰亨的衣领把他带到了楼梯间。
  “你有病没病?我认识你吗同学?怎么你就脸皮这么厚,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啊?”
  金泰亨嘻嘻一笑。
“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啊!人帅多金成绩好,全校的女生都当块宝的大校草金硕珍同学。”
说完又贼兮兮地眯了眯眼,手开始不老实的开始往金硕珍身上乱摸。
“怎么样?要不要和哥哥我谈一场风花雪月,神仙都为之动容的恋爱啊?”
  “滚吧你!”
  金硕珍一把拍开金泰亨的手:“警告你,以后有事没事不要找我,嫌烦。”
  说完直接绕过金泰亨走了。
  金泰亨没拦着,转身看着金硕珍的背影,像只饿狼似的舔着嘴唇。
  “早晚有一天把你给吃了。”

  说起来,金泰亨也算是BH中学的一个难缠的人物,虽说不是什么地痞流氓,但大多数的人对他还是有所忌惮,不敢惹的。
  当然,这些人里面,就不包括金硕珍。
  金硕珍在那日之后依旧安安静静地该学习学习,不成想当初对金泰亨的警告根本不起作用,他反而更像是得胜了的模样,每天跟在金硕珍屁股后头,总是变着法儿引金硕珍的注意,可惜收效甚微。
  金泰亨吹着瓶儿叹着气,向他的兄弟诉苦道:“你们说说可咋整?我花了多少心思在他身上啊?他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嗨!这种人啊,就是闷骚,你给他……”其中一个兄弟还没说完,就遭到金泰亨手里的酒瓶一顿猛敲。
  “谁让你说他了,谁让你说他了?!我TM都舍不得说他,你丫的嘴挺快哈!拿我家金硕珍当什么人了?啊?是不是不把我看在眼里了?我告诉你,金硕珍是我的人,你TM骂他就是骂我!”
  “别、别呀!泰哥。我不是骂……呸!我TM就是嘴贱,你别见怪啊哥,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这么长时间都没什么收获嘛,照我看,绝对是你媳妇儿太~~高冷了,保不住是他拉不下面子来,又或者说,他太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你给他带来的那种,就是那种被人追求的快感。哎哥,你绝对要信我一回,你就晾他那么几个星期,他绝对心痒难耐,主动找上你的。”那哥们儿委屈得差点就哭出来了,还不忘给他泰哥支招。
  金泰亨对于这位哥们直接称他对象为媳妇儿这件事特别满意,也就不计较他之前说的话了,不过没一会儿,他又开始愁眉苦脸起来。
  “哈,好几个星期呢!舍不得啊!”说完又吹了好几瓶酒,也没说其他话,他几个兄弟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什么个想法。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话又刺激到了这位小少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泰亨突然攥着酒瓶站起来。
“好!那就晾他几天!我就不信了,像我这么个俊男,他能不心动?”
  
   金泰亨也是个说做就做好男儿,说不找金硕珍,就真的没再黏过他了。
  金硕珍刚开始还觉得没有金泰亨跟在后边,耳根子清净许多,时间一长,发现金泰亨就跟消失了一样,连个影子都见不着,心里反而生出些许莫名烦躁的情绪。
  金泰亨其实也不好受,除了第一天没忍住,跑去金硕珍教室偷偷地瞄了几眼,其余时候硬是生生憋住了那颗据他自己说是只为金硕珍一人跳动的心脏没去看他。
“哎,那个……同学,你们班的那个金泰亨同学在吗?”金硕珍本来只是想要去水房打杯水喝,没想到竟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二楼金泰亨教室所在的楼层。他站在教室后门口好一会儿,最终鼓起勇气问了靠窗口的一个同学。
  “哦,他呀!前几天请了病假。”
  “病假?什么病啊?严重吗?请了几天啊?”金硕珍不知不觉地就把这些话脱口而出,说完才发觉有什么不妥。
  “啊没事了没事了。”金硕珍涨红着脸转身走了,他心想怎么今天就和魔怔是的,结果就在转角撞到了金泰亨。
“你……你不是生病请假了嘛?”金硕珍吓了一跳,讲话支支吾吾的。
“怎么,想我了?”金泰亨看他从二楼回来的时候,心里一阵暗喜。
“没。。。。。。。”金硕珍刚想反驳,却不知怎的说不出口。
金泰亨更欢喜了,试探性的上前搂住金硕珍。
“那你来干嘛来的。”
“我……”
“那,我现在可不可以拥有你啊?”金泰亨把他搂的更紧。
“随你便……”金硕珍没推开他,反而伸手搂住他。
“那,我是不是追到了第一美男啦!”
“就你嘴会贫!”
——end——